传说,每当甄夫人对窗梳妆,就有一条可爱的灵蛇显现出来。它从不伤人,通体鲜亮翠绿,口中含赤珠,盘成一团。

灵蛇盘起来的造型婉转美妙,甄夫人便依其状,将自己的头发盘成发髻,髻式随形梳绕盘结,变化无常态,这就是传于后世的灵蛇髻。

“此女贵乃不可言”

公元183年,甄氏出生于中山无极(今河北省无极县)的一个豪强望族,她是县长甄逸的女儿,自小锦衣玉食,家教严格。

当时有个相士为甄家的子女们看相,看了一圈,独独指著甄氏说:“此女贵乃不可言。”

父亲过世的时候,年幼的甄氏因思念父亲,经常哭得十分伤心,那时她还只有三岁,家人称奇:小小年纪就如此重情重义,确实与众不同。

出身书香世家的甄氏喜欢读书,言谈举止中规中矩,从小到大都不喜游戏玩闹。八岁时,院外有骑马耍杂,甄家人及几个姐姐都抢著上阁楼看热闹,只有她不去,姐姐们奇怪,甄氏说:“有什么好看的啊,这不是女孩子应该看的。”

九岁时甄氏就博览经史了,书上的字她都认识,还经常用哥哥们的毛笔砚台写字。哥哥笑她说:“女人应该学习女红。读那麽多书有什么用,难道以后想做女官吗?”甄氏回答:“古时的贤德女子,都要学习前人成败的经验,作为警戒。如果我不读书,用什么来借鉴啊?”

匹夫无罪 怀璧为罪

汉末天下大乱,连年饥荒,为了糊口,百姓纷纷变卖家中值钱的东西。当时甄家有余粮,就趁机收购了大量金银珠宝。

当时只有十几岁的甄氏劝母亲:“乱世求宝,不是一件好事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眼下周围邻居饭都吃不上,咱家不仅衣食无忧,还拥有财产宝物,这会引人嫉妒,招来杀身之祸啊。不如将家里的粮食赈济四方乡邻,广施恩惠。”

家人认为她说得有理,于是将府中粮食捐发给邻里乡亲。

甄氏十四岁时,二哥去世,悲伤的甄氏就经常帮寡嫂打理家务,对哥哥的孩子疼爱有加。但甄氏的母亲性格严厉,对儿媳非常苛刻。

甄氏劝母亲:“二哥早逝,二嫂年轻守寡,还要照顾孩子,已经够可怜的了。作为婆婆,您应该把她当亲女儿一样爱护才是啊。”母亲被甄氏的话感动,惭愧得流下眼泪,从此更加关照儿媳,婆媳也更亲密了。

嫁与袁熙 后被曹丕迎娶

建安年间,甄氏因品貌出众,嫁与家世显赫的袁绍之子袁熙。后袁熙出任幽州刺史,甄氏就留在邺城,侍奉婆婆刘夫人。

公元204年,曹操的长子曹丕破邺城(今河北邯郸)后进入袁府,甄氏因为害怕,当时正伏在刘夫人的膝上哭泣。

曹丕问她是谁,刘夫人回答:“是袁熙的妻子。”曹丕让刘夫人把甄氏的头抬起来,刘夫人扶起甄氏,让她抬头,曹丕见甄氏虽披头散发,但姿色绝伦。之后,刘夫人对甄氏说:“现在不用担心被杀了!”

果然曹丕心悦于甄氏,后来,18岁的曹丕娶了21岁的甄氏。

独得宠爱 懿德贤淑

甄氏嫁给曹丕后,独得宠爱,先后给曹丕生下儿子曹叡和女儿曹氏。

一次,曹丕的母亲卞夫人身体抱恙在异地,甄夫人不能及时过去照顾,愁得直哭。后来卞夫人回信,说身体恢复,寝食不宁的甄夫人这才放下心。卞夫人不禁感叹儿媳的孝顺。

甄夫人不仅有倾国之容,而且懿德贤淑,非常宽容大量。她常对曹丕说:夫君应该多纳贤淑美好的女子,才能使子嗣旺盛。

曹丕侍妾很多,甄夫人和她们都相处得非常好,她协调后宫,深得大家敬重。对于受宠的姬妾,她总是劝她们体贴曹丕,为曹家开枝散叶;她还安慰被冷落的姬妾,开导她们不要着急。

曹丕的原配夫人任氏,无法容忍曹丕宠爱新人,经常与之吵闹,口出怨言。曹丕要废黜任氏,甄夫人就说:“不论品德、容貌,我都比不上她,她出身名族,不应该遣走她啊。”曹丕说,任氏性子急躁,不温柔。甄夫人哭着继续请求:“所有人都知道我受您恩宠,如果任氏被遣,我会蒙专宠之罪,公婆也会说我自私,希望您能三思!”

曹丕不听,最后还是废黜了任氏,将甄夫人立为正妻。

“莫以豪贤故 弃捐素所爱”

后来随着郭贵人、阴贵人得宠,甄夫人被曹丕冷落,久之亦有怨言。她文采斐然,写了一首传世的《塘上行》:

莫以豪贤故,弃捐素所爱? 莫以鱼肉贱,弃捐葱与薤?
莫以麻枲贱,弃捐菅与蒯? 出亦复何苦,入亦复何愁。
边地多悲风,树木何翛翛! 从君致独乐,延年寿千秋。

诗中,有被嫌弃的幽怨与哀伤,也有绵绵不绝的爱意。

此诗却没有唤回曹丕的温情,虽然甄夫人祝福曹丕“延年寿千秋”,曹丕还是觉得她有犯天颜,加上郭贵人的挑唆,大怒之下,曹丕派人给甄夫人送去赐死的诏书。

接着,曹丕就梦见一股青烟拔地升天。他去询问解梦大师周宣,周宣说:“天下恐怕会有一位贵女子冤死。”

曹丕大惊,非常后悔,马上派人追赶送诏书的使者,但来不及了,甄夫人已饮毒酒而死,年仅四十岁,那是曹丕登基的第二年。后来曹丕将郭贵人立为皇后。

甄夫人下葬时,脸部被人用头发遮住,口中塞满了糠米。按照古代葬礼的讲究,这样做是让其死后,即使到了阴曹地府,都无法向阎王开口伸冤。

甄夫人之子曹睿魏明帝即位后,追查此事,最后逼杀了郭太后,为母亲报了仇。甄夫人生前没有被封后,死后几年,她才被追谥为文昭皇后,另建寝庙,曰“文昭庙”,世世享祀,与祖庙相同。“此女贵乃不可言”的预言最终还是兑现了。@*

参考文献:

《汉晋春秋》
《资治通鉴》
《三国志·魏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