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眼睛看不见的事物,是否就不相信?比如,人的眼睛只能看见可见光。但世上还存在着不可见光,其光波范围是可见光的几千倍。通过高科技体光摄影术(又称克里安摄影术),可以拍到人或物体散发出的辉光,通过克里安摄影术,也可以证实中医经络及穴位、能量场的存在等等,而人的眼睛却看不见这些。

一个人越善良越纯净,身体散发出的辉光越漂亮。反之,则黯淡。中国民间百姓用黑色形容邪恶。当一个人作恶太多时,百姓形容“那人的心都是黑的”。不知是否因为有些高人看到了邪的物质是黑的,才有了这样的形容?

清朝时期,有一则故事,有一个人因急于追求官位,不择手段。结果,在人眼看不见的地方,他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,结局令人唏嘘不已。

故事发生在晚清时期,官员陈其元的父亲在福建任职时,衙门里有一个巡捕官姓李,江苏常州人。这个人很有才干,而且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。闽浙总督阿林保格外器重他。

一天,从京师来了一位相士,和总督阿林保是旧相识。阿林保在外面为他安排了一处地方,令巡捕官李某在同僚中为他引荐一番。在李某的张罗下,找相士算卦的人不少。不到两个月,相士获得千两白银,因此对李某格外感激。

相士要离开京师前,李某请求他一件事。他说:“您将要离开了,总督一定会问您,省中各署官员中,谁最有富贵之命,请您说:‘没有人能超过李巡捕。’这就足矣了。”相士答应了。

当阿林保问起时,相士按照李的叮嘱,如是说:“我遍观巡抚以下官员,最有富贵之命的,当属李巡捕,将来他的功名不下于您。”相士离开后,阿林保更是愈加器重李巡捕。

一天,阿林保召李某到官署,对他说:“我想提拔你,然而你的官位太卑微。现在,我资助你二千两,你可以捐官通判。待你赴选后,我再为你想办法。”李巡捕捐了通判,进入京师,等待选授官职。

在阿林保的奏请下,李某奉旨前往福建任职。来到福建后,官僚都知他是总督的人。官吏们趋炎附势,拜访李某门庭的人络绎不绝。不久之后,李某因为缉捕盗贼有功,升迁为同知(正五品,辅佐知府盐政、缉捕盗匪、巡护海防等政务)。

再不久之后,阿林保调任,离开之前,呈奏密折保荐李某为知府(太守)。李某很快就被委任暂代泉州知府的职位。陈其元的父亲当时是福建浯洲场盐大使,正是泉州府知府的属下。

新年之际,陈父到李府贺岁。二人本是旧相识,相处也颇为融洽。当时,省中候补通判俞益,因公来到知府处,他与陈父也是旧识,就同在一家客店借宿。客店距离官署不远。俞益想去拜见李太守。李太守订了次日的晚宴,告诉他邀请陈父一起赴宴。

次日,俞益听到炮声,以为是太守到了,赶紧整理衣冠,静候太守,但是等了很久,都没有看到太守的踪影。于是派人去打听。仆役说,太守刚出门就遇到了鬼,回到官署不敢再出来了。第二天,还是不敢出来。

又过了一天,俞益亲自到官府探视。李太守将他请入卧室中,说:“我正要去迎接您呢。来得正好,我有件后事想托付于您。”俞益就问什么事?

李太守说:“前日,我刚出门,忽然看见几个人拦住我的轿子,还攻击我。我赶紧招呼差役拘捕他们,但奇怪的是,属下谁也看不见这些人。我知道遇鬼了。回到府里,夜里就病倒了。晚上,梦到冥王提我前去对质,原来有人控告我十条罪状,我都没有承认。冥王很愤怒,昨天夜里又抓我去复审,被铁杖打了一百棒,痛不堪言。姑且承认了一个案子。”并掀起衣袍给俞益看,屁股全是青黑色。

他下令仆人打开箱子,取出一幅锦轴画,展开看,图上画着一个美女。俞益惊问:“她是什么人?”李太守说:“不肖之事,何必再说?”遂即取来一把火,将美女图烧毁了,他叹道:“我承认的就是这个案子。”俞益再三安慰他后,就离开了。回到客店与陈父说起这件事,二人彼此都觉诧异、感叹。

过了一天,天刚亮,李太守派人来请俞益与陈父。一见面,李太守就抓着陈父的手说:“我快要死了。昨天夜里,冥王格外愤怒,审讯得极其严厉,最后又对我施以炮烙之刑(古代的酷刑,捆绑受刑者于铜柱,铜柱中空置炭火于内,受刑者会肌肤焦灼而死)。我不堪忍受,已经都承认那些罪状了。”他将床下的三千两银子交给陈、俞二人,作为日后为他护送灵柩和妻儿回乡的费用。

李太守感叹地说:“本来,我的命中就能做到知府。但因为急于求进,心机狡诈欺骗人,造了许多恶业,以致不得善终。如果你们不信,几天之后,朝廷任命我为泉州知府的官文就会传达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我只能殷切地奉劝各位,心居平正坦荡,不要矫情行险,以求立名。请以我为前车之鉴吧。”说罢,他就瞑目了。

李太守本来身材魁梧高大,皮肤洁白。可是入殓时,他的身体却缩短到犹如童子,全身颜色焦黑如黑炭。人们才相信,他生前所说,曾在地府遭受炮烙刑罚,并不是虚言。他去世三天后,朝廷任命官文下达到省,上面果然写着补任李某为泉州知府。

在人的眼睛看不见的地方,李太守不仅遭到地府提审,还受到相应的刑罚。神灵维持世界公理的方式,还真是超出世人的想像呢!

(据《庸闲宅笔记》卷三)